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研教学 >

在民营医院上做“加法”
来源:未知  浏览次数:日期:2015-01-20 16:34 字体:
  挂号难,挂大医院的号更难,主要根源在于医疗服务供不应求。
  
  从需求来看,医疗服务需求高速增长,2014年全国诊疗总量已达78亿人次,比上年增加5.9亿人次,基本上两年就能增加10亿人次。从供给来看,医疗资源总量不足,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为4.55张,每千人口执业(助理)医师数量2.06人,且连续多年不变;我国卫生总费用超过3万亿元,仅占GDP的5.57%,而OECD(经合组织)国家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平均为9.3%。
  
  我国医疗资源不仅总量不足,分布也不均衡,主要分布在大城市、大医院,城市每千人口执业医师达到2.96人,而农村仅为1人,农村服务量仅为总量的1/8。这样,就会出现“全国人民奔协和”等怪象,使医疗服务更加供不应求。
  
  “我国健康服务业发展空间大。目前健康服务业规模在3万亿元以上,医疗服务业占了大头。按照国家有关规划,到2020年,健康服务业发展规模要达到8万亿元。”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院产业所服务业室主任姜长云说。
  
  未来5年民营医院有近两倍的增长空间从我国医疗服务业的结构来看,公立医院占绝对垄断地位,服务量达到医院总量的89.8%,民营医院仅占10.6%;公立医院病床使用率达到93.5%,超过民营医院30个百分点;86.8%的医师都在公立医院执业,只有小部分医师在民营医院。
  
  解决医疗服务供需不平衡问题,一是国家直接投入,继续把现有的公立医院做大做强;二是引入民间资本,增加供给。如果完全依靠国家投入,财政难以支撑。事实上,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完全靠国家投入来办医。
  
  解决供需不平衡,应在民营医院上做“加法”。近日,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了《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(2015—2020年)》(公开征求意见稿),提出到2020年公立医院服务量收缩到70%,民营医院的服务量要达到25%左右,这意味着民营医院有将近两倍的增长空间。
  
  然而,目前我国民营医院产业化程度较低,具体障碍较多。在价格方面,虽说可以自主定价,但民营医院一般在新城区,人口较少,而且医保病人往往要求按国家价格提供服务,这些都削弱了民营医院的议价能力;在投融资方面,没有低息贷款政策,银行方面给民营医院贷款的条件较为苛刻,而大型综合医院从建设到经营上的盈亏平衡往往要8—10年时间,回报周期较长,股东的资金压力较大;人力资源是医疗服务业的最大成本,民营医院在起步阶段往往只能吸引“两头”人才,即以退休的医生和新毕业的大学医学生为主,大量年富力强的医生难以从公立医院系统中流出。
  
  姜长云认为,发展民营医院产业关键要增加消费者信任度,并解决专业技术人员短缺的问题,比如应该放开医师多点执业,让医师流动到民营医院执业,满足人们多层次的健康服务需求。
  
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刘国恩认为,民营医院要的不仅是优惠政策,更要一个公平发展的环境。这需要政府在医疗服务的投入和产出上进行公平有效的制度安排,使民营医院也能提供质量可靠、成本合理、服务便利的医疗服务。
收藏|打印|关闭